DENO

周一~周五持续掉线中~~_(:3 」∠)_

自娱自乐的产物,满足我对第一对喜欢的cp的执念~2333~

关键词:军服 骨科 年上

七夕小甜饼

早就想写温柔的玄月哥哥和呆萌弟弟(妹妹)的甜宠日常~\(//∇//)\

天雷预警:

1、沧殿性格偏弱

❗️❗️❗️2、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沧月性转、性转、性转~(一入腐门深似海,从此言情是路人)

接近黄昏时,帝国最高医院顶层病房的走廊里传来一阵从容不迫的脚步声。

这并不是普通的单人间,暂且不论病房里有着全帝国最为齐全的医疗设备,单是门口握着镭射枪 、全副武装的卫兵那严阵以待的架势就足以令人生畏。

寻着声音悄悄窥视的几个护士,不动声色地继续着手中正在忙碌的事务,然而眼中的钦佩和爱慕却不小心出卖了她们内心的兴奋。

迎面走来的青年有着一副令女子也羞愧的姣好面容,但高大的身姿在得体军服的衬托下却显得英气逼人,虽是个惊为天人的美人,但于周身强大的气场令人不敢直视。

玄月有着银蓝色曲蜷的长发和红宝石色的眼眸,这种妖冶到摄人心魄的美,据说是神给予悉兰皇族的恩赐。

温和优雅的士绅,年轻有为的上将,万众瞩目的储君,这大概是对他最衷恳的评价。

然而年轻的殿下此时眉宇间却凝结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忧虑。但是身为帝国的继承者,自幼受到的教育使他可以在任何情况下很好地保持优雅,因此这份焦灼被很好地掩盖了。

轻车熟路地走到病房前,接受着卫兵饱含敬畏的目光和标准有力的军礼,玄月轻轻点头以示回应。

好像被手中的花朵吸引了注意力般,他微微低头思考了一下,才推开了房门。

看到那个削瘦的孩子,他的嘴角终于绽放起一抹笑容,明媚如帝国人所崇拜的太阳图腾。

“阿沧,哥哥来晚了。”

病床上的少年不过16、7岁的模样,他的背光沐浴于夕阳中,好像随时会消溶在这片融融暖意里,袭承自母亲――那位来自卡伦卡亚星球的美丽公主――的海蓝色秀发,和东方古玉般的乌黑眼睛,还有隐隐约约能见到青色血管、透露着病态苍白的皮肤,纤弱如同在林间歇憩的白兔,美好如同深山中走出的宁芙。

玄月把手中的蓝玫瑰插入花瓶,脱下外侧的披肩交给房中的侍从,侧身在床沿坐下,握住少年满布针孔的左手,爱怜地抚摸着。

“阿沧,今天感觉好些了吗?”

“哥哥”沧月歪了歪脑袋,笑了一下,些许憔悴的脸上泛起神采“我很好~”满足的神情如同被母亲抱在怀里的婴儿。

看着弟弟柔顺的面容,想着一小时前刚刚结束的帝国贵族会议,玄月的心又沉了一点。

“我来。”他接过侍从手中的药碗,舀起一勺放在唇边吹了一会,因为不确定温度究竟是否合适,最终抿了一下才放心地递到沧月口中。

少年乖巧地咽下了苦涩的药汁。

身体虚弱却身负奇异力量的沧月从小被当做帝国的秘密,特殊的身世更让皇家视他为禁脔。生母辞世后,日子却并不是那么好过,尽管碍于他有着皇子的身份,那些人不敢明目张胆地为难他,但是那些掩饰得很微妙的鄙夷和不屑,他不可能感受不到。

好在还有哥哥。

只有温润如玉的哥哥是他一直以来的希望和美梦。

在哥哥的精心照料下,虽然现在仍旧需要住在病房里,但比起最初要在营养液中维持生命已经好了太多。他就如同一株原先皱巴巴的白蔷薇,如今虽然还未完全吐露芬芳,但已经长出了幼嫩的花蕾,欣欣向荣地期待着春天的到来。

就在玄月沉浸在从命运手中将这个弱小生命夺下的喜悦中时,帝国议会的那群老家伙,却还顽固不化地在他耳边喋喋不休着。

“他是王妃与贼人通奸所生,怎么可以继续存在于这世上?”

“他活着只会让皇族、让帝国蒙羞!”

“他是不祥之人,终究会给我们带来灾难!”

“够了!”恶毒的流言蜚语在皇太子殿下愤怒地拍桌而起后戛然而止,“他身体里也流淌着我的血液,说他是不祥,你们是在质疑我吗?”

为了保住他,当初甚至不顾一切地把自己高贵的悉兰皇族的血液输进了他的身体。

稚子何辜?

“阿沧,按照你家乡的风俗,今天叫做七夕,哥哥也有礼物要送给你。”玄月摩挲着弟弟手感柔软的头发。

铃声响起,门外的侍从恭敬地捧着精致的礼盒走进来。

亲手打开后,沧月眼中流露出不可置信的惊喜。

洁白的军服,装饰着金色的流苏,铂金制成的纽扣闪烁着华贵的光泽。属于帝国军人的荣耀,亦是无数帝国有志青年的梦想,此刻安静地躺在礼盒里,握在沧月的手中。

“阿沧不是一直想要参加帝国军吗?”抚摸着少年带着快乐红晕的面颊,玄月微笑着说,“等到阿沧身体好了,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了。”

“哥哥,我可以试试吗?”沧月抱着那件军服,爱不释手地抚摸着。

虽然有点担心弟弟的身体状况,但是看着沧月兴奋得像小鹿一样闪闪发光的眼睛,拒绝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少年虚弱的身体,此刻却仿佛有了很大的力量。

玄月注视着弟弟,看着白色的上好布料被不能称之为矫健的肌体一点点撑开,军服勾勒出少年不算强壮但是优美的线条,金色的腰带束出美好的腰身,纯白的军靴在室内柔和的灯光下闪闪发亮,戴得端正的军帽上,帝国的军徽光彩熠熠。

“哥哥,谢谢你~”沧月开心的转了一圈,然后猛地抱住了自己的兄长。

一瞬间,属于弟弟的气息包围了玄月,清澈干净的像是雨后的空气,山间的溪水,都是让他失神的味道。

虽然现在早已不是男子与男子相恋被视为洪水猛兽的时代,但是沧月是自己的弟弟,他们又同出身于皇室,父皇,母后,元老,会容忍这样的不伦存在吗?自己已经被选定为皇位的继承人,弟弟却还因为生母被判处通奸之罪而被敌视着,到时候,所有的利刃都会指向这个孱弱的孩子。甚至是被皇家视为禁忌的,弟弟远在联邦的亲生父亲,那个工于心计、步步为营的叛军领袖,也一定在盘算着合适的机会。

这还不算最糟糕的。弟弟现在还小,如果有一天,他知道自己所敬爱崇拜的长兄,竟然对自己存了这样这样惊世骇俗的心思,他会怎样想呢?

“哥哥,你怎么了?”

不。玄月微微甩了一下头,把心事完美无瑕得隐藏起来。“不要和哥哥说谢谢哦~”轻若羽毛的吻落在光洁的额头上,“不然哥哥可是会生气的”宠溺地点了点弟弟的鼻尖。

所以,他要变得更强,强到足以保护他,强到无论军部还是元老院、帝国还是联邦都不能从他身边把他夺走!玄月抬头望向远方,夏季的星河炫丽壮观,如同无数只眼睛俯瞰着这个星球上的居民。他暗自下定了决心,也许这条路上荆棘密布,但是为了心爱的人,无论忍受什么都是可以的吧。

他们一起站在病房独立的阳台上,就像十多年前的圣诞夜,一切罪恶都还没有发生的时候,玄月抱着初生的弟弟坐在温暖室内的地毯上,透过宫殿的落地窗看着宫廷晚宴的盛况,听着他牙牙学语地叫着自己哥哥。

晚风吹过,夏季的风只有凉爽而无料峭,但他还是从背后抱住沧月,仿佛是要用自己的身体将他包裹住一样。

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夜幕中绽开炫目的烟花,烟火升天发出巨大的欢笑声时,玄月在少年耳边无声地说道,

“弟弟,我爱你。”

好了,玄月哥哥和他的宝贝弟弟(妹妹)一起过七夕了,也祝大家七夕节快乐哦~

另:有没有喜欢玄沧的小伙伴吗?一起来闲聊呀~~_(:з ∠)_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