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NO

周一~周五持续掉线中~~_(:3 」∠)_

[红敬]一家三口的日常

正直so:

就,架空,日常,红月一家三口,副会爸爸红郎妈妈飒马宝宝这样的设定(但是晚上是红郎爸爸副会妈妈XDDDD
ooc,流水帐
自行避雷,谢谢谢谢



天很闷而且很热,随时都可能下雨,莲巳敬人松了松领带,期待这个小小的动作能让他呼吸舒畅一些,但显然只是徒劳。
电车的冷气似乎是坏了,热腾腾的人们如同罐头里的沙丁鱼一样挤在一起,莲巳敬人作为其中的一条,觉得再这么下去五分钟,罐头肯定会爆炸。
但车厢不会爆炸,暴力的画面只存在于自己的想象中,世界很和平,至少在这里很和平。除非有脑子被热坏的狂躁症极端分子跑出来抗议否则自己肯定会一路平安地回到有冷气的家里,然后自己这颗轰隆隆爆炸的脑袋会冷却下来,再次以无限的怜爱面对温柔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子。
可爱的儿子。一想到这个莲巳敬人的背景音乐开始变得blingbling,谁都喜欢小孩子他们那么可爱,更何况是世界第一可爱的飒马。
今天是这个月以来第一次不用加班——就当这是件好事吧——脑袋里的小飒马扑闪着大眼睛软糯糯叫着爸爸,敬人看了眼时间,很好还来得及。


鬼龙红郎可以说是传统意义上的家庭主妇,他为了婚姻辞掉工作,专心在家洗衣做饭,相夫教子,以温淑贤惠赢得了邻居们的一致赞誉——当然同时还有一些反面的声音,比如这位贤淑的家庭主妇其实是一个将近一米九的汉子,并且长着一张小孩子看到会哭着找妈妈妈妈看到会哭着报警的凶恶的脸,以至于他刚搬到这里时很多人都担惊受怕觉得自己进入了黑社会的地盘。
当然那都是最开始的印象,在之后的接触中人们发现这个凶神恶煞的彪形大汉其实是个好人,不何止是好人,鬼龙红郎的优秀品格足以成为奥桑界的标杆,人妻界的楷模。并且鉴于他身为男性在力量上的优势,邻近的家庭主妇很喜欢找他帮忙干一些力气活,他也逐渐和主妇们打成了一片。
总而言之,鬼龙红郎是个受欢迎的好太太。
今天鬼龙红郎照旧在超市里挑选晚上要用的食材,他精准的在特价商品中抢到最新鲜的那件并迅速的跑去结帐以保证去幼儿园接飒马不会迟到,然后接到了敬人的电话。
“……旦那你今天不加班?”


神崎飒马,很强,这是梦之咲的小朋友们公认的事实,而他之所以强是因为他的那把剑——超级无敌流星剑。据说得到这把剑就能得到正义英雄红色流星的力量,就能打遍天下无敌手,所有人都相信这一点,不信你看,就连梦之咲的孤高之狼大神晃牙也败在这把剑下,可见神崎飒马有多么的强。
但高处不胜寒,王者总是孤独的,飒马也渴望着友情。
也许是家教原因,飒马并不很擅长表达想法,以至于当他击退最后一位挑战者时,同时也失去了唯一的挚友。飒马悲痛欲绝,扑在深海老师怀里嚎啕大哭。
深海奏汰,蝉联梦之咲幼儿园最受欢迎教师no.1宝座多年的男人,见多识广,经验丰富,佛挡杀佛,面对哭嚎的四岁小男孩依旧面不改色,云淡风轻,手到擒来。他用puka光波和哭嚎的小飒马交流了一会之后,孩子们又其乐融融的玩耍到了一起,转眼就到了放学的时间。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爸爸!”
飒马远远看到敬人,兴奋的挥着两只手,他从红郎胳膊上跳下来,小狗崽一样扑到敬人怀里。敬人一把抱起飒马,拿下巴蹭着儿子毛茸茸的脑袋,心仿佛都要被融化。
“走吧。”
红郎接过敬人的公文包,走在了前面。
幼儿园离家不远,再加上红郎也不喜欢交通工具,所以通常都是步行往返。
久违的三人一起在外,飒马显得格外兴奋,摇头晃脑的和敬人讲述在幼儿园里发生的事,敬人认真的应和着,红郎在一旁拎着下午买的食材和敬人的公文包,看着自己的家人,不由微笑起来。


走到楼下时,敬人明显感到体力有些不支。
“把飒马给我吧。”
红郎察觉到,向飒马伸出了手。
飒马紧紧贴着敬人的脸,抱紧爸爸的脖子以示拒绝。
“我要爸爸抱!”
“我来就可以了。”
敬人也蹭蹭飒马软绵绵的小脸蛋。
啊啊,看来以后要加强锻炼了,敬人暗暗想着,小家伙有三十斤…还是四十斤?因为工作上的原因,飒马的成长他错过了许多。敬人的心微微有些刺痛,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啊……旦那,忘了告诉你。”
红郎突然站住,
“电梯坏了。”
敬人猛地抬起头,维修中几个大字明晃晃的戳在电梯口。
“飒马乖,自己下来走。”
红郎捏捏飒马的小手,飒马委屈的搂着敬人的脖子。
“就这么走吧。”
敬人深吸一口,抱紧飒马踏上了楼梯。


这一口气只坚持到了二层,到第37个台阶时敬人已经气喘吁吁双臂发软,红郎叹了一口气,走上前去把父子两个一并抄起抱在怀里。敬人因为这突然的失重抱紧飒马不敢乱动,飒马却开心的拍着红郎的脸颊,欢呼:“妈妈好厉害!”
“……放我下来!被别人看到怎么办!”
敬人紧张的呵斥道。
“安心啦不会有人的。”
话音刚落,红郎一抬头看到了正在从楼上走下来的邻居太太。
“啊啦,下午好。”邻居太太微笑着朝他们打招呼,“小飒马已经放学了吗?”
“嗯!阿姨下午好!”
飒马骄傲的的挥动着两个小拳头。
“啊,下午好,是去买菜吗。”
红郎爽朗的回应着。
“不是呢,今天要和我家丈夫出去吃。”
邻居太太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家三口。
“真好啊。”
红郎由心感叹。


“下、下午好……”
敬人身体僵直,出于礼貌勉强自己看着邻居太太笑眯眯的眼睛……虽说自己和红郎的行为早就毫无礼貌可言了。


“那,我先走了。”
“嗯,再见。”
简短的道别后,邻居太太很快就不见了身影。
“感情真好啊。”
但这一句若有若无的话却飘到了敬人耳朵里,敬人红着耳根,抬头正好看到红郎带着一脸戏谑的表情也在看着他。
“无可救药……”
他咬牙切齿,用飒马的小脑门挡住了一个不怀好意的啾。


怪物。
这是莲巳敬人第一次见到鬼龙红郎时对他的评价,甚至现在他也这么认为,抱着一个身高178公分的成年男人和一个四岁孩子一口气走上19楼,却游刃有余,连气息都丝毫不乱,这样的体能,莲巳敬人自认为就算再怎么锻炼都不可能达到。
怪物先生的厨艺一如既往的好。难得的三个人一起吃晚饭让飒马尤其兴奋,看着努力把最讨厌的胡萝卜吃下去的儿子,和在一旁给小飒马加油打气的妻子,敬人突然觉得这样每天早早下班的生活其实也不错。
新企划啊肥上司啊被顶替啊什么的统统见鬼去吧。
看着终于吃完胡萝卜跑来邀功的小飒马那充满期待的大眼睛,敬人低下头,温柔的吻了吻儿子柔软的头发。


缠着敬人用念佛经一般的声音讲完绘本故事后,小飒马终于睡去,年轻的小夫妻有了一段久违的二人世界的时间。
咳。
红郎摸摸鼻子,感觉有一点呼吸困难。
这也没办法,旦那的工作一向很忙,通常下班回家已是半夜,被自己逼着吃完晚饭后就仓促的洗澡睡觉了,而自己也根本不忍心缠着疲惫不堪的旦那再做点多余的事,距离上次完完整整的……已经将近一个月了吧。
红郎轻轻揉搓敬人沾满泡泡的后背,看着手掌底下白皙的脖颈逐渐泛红。
表面上强硬又不近人情,但深入了解后就会发现其实是很温柔,而且很容易害羞。
看似精明,实则笨拙的不善表达,这样可爱的人。
红郎长叹一口气,抱住了眼前滑溜又白皙的身体,怀里的人微微一僵,伸手打开了花洒,浴室里又变得云雾缭绕。
“到床上去……”
敬人没有回头,尾音轻轻发颤。


果然是怪物啊……
敬人坐在椅子上偷偷揉捏着酸痛的腰背,看着儿子蹦蹦跳跳的帮红郎一起准备早饭,不禁暗暗感叹。
虽然也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但还是中途就失去了意识,早上醒来时几乎是没了半条命的虚脱无力,对方则神清气爽。按道理说这也不是会消耗体力到这种地步的事,自己缺少锻炼是一回事,红郎那怪兽般的体力也是一部分原因吧。
但说到底还是自己的错,一直拿工作忙当作借口,很久都没好好陪过他了。
敬人拿起桌子上的蔬果汁,却发现盖子意外的紧。
“飒马,”他把儿子叫了过来。“把这个拿去给妈妈打开。”
小飒马从敬人手里接过瓶子,歪着头看了一会。
啪叽。
“爸爸!我厉害吧!”
飒马得意的举起了瓶盖。
……
“……飒马真厉害。”


红郎端着早餐回到餐桌上时,敬人正一动不动的看着桌上的果蔬汁发呆。
“在想什么?”
他揉了揉敬人的脑袋。
“鬼龙。”
敬人抬起头,
“你兼职的那家健身会所,还有没有会员卡打折活动?”



fin.


♪♬♪♬♪♬♪♬♪♬♪♬♪♬♪♬♪♬♪♬♪♬♪♬♪♬♪♬♪♬♪♬♪♬


番外一。梦之咲幼儿园的日常


大神晃牙不是很开心,因为他被一个娘们兮兮的小白脸给打败了,这是耻辱。他以正义英雄红色流星的名义起誓,孤高之狼大神晃牙一定会夺回胜利,尊严,和那套最新的彩虹积木。
“是男人就来战斗吧!”
大神晃牙嘶吼着,然后被深海奏汰一巴掌拍回床上。
“晃牙,不乖哦?”
深海奏汰笑眯眯的。
“再这样,打扰别的小朋友午睡的话,就惩罚你去水里反省哦。”
深海奏汰笑眯眯的,羽风薰打了个冷颤。
“深海老师你这样会吓坏小朋友哟?……虽然脏兮兮的男孩子怎样都好啦但是可爱的幼女被吓到了可是很危险的哟?”
“羽风老师我觉得你才最危险哦?”


阿多尼斯看到好友吸着鼻涕强忍眼泪,不禁动了恻隐之心,他捅了捅大神晃牙的枕头,耿直的掏出一块肉:“吃。”
大神晃牙并不领情,他愤恨的扭过头:“叛徒!”
阿多尼斯沉默了。
彩虹积木和红色流星名号的获得者神崎飒马在一旁睡得很香。


午睡之后飒马和晃牙又进行了一次决斗,胜者依旧是神崎飒马,因为他有着世界上最强的武器——超级无敌流星剑,据说拥有这把剑的人能得到红色流星的力量,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以大神晃牙又一次输了。
这次晃牙没有忍住,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阿多尼斯看看飒马,又看看晃牙,最终下定决心,朝着大神晃牙走去。他要保护弱者。
飒马看着好友坚定离去的背影,抽了抽鼻子,转身飞奔扑到深海奏汰怀里。
“puka老师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奏汰轻拍着飒马的背。
“飒马是想,和晃牙和阿多一起玩对不对?乖、乖♪大家也想和飒马一起玩哦。但是呢,光是站在岸边,只是看着水面而已,是哪里都到达不了的哦。所以第一步,是要勇敢的把自己的想法传达出去,接下来大家就可以做朋友了哦。”
飒马抬起头,扑闪着一双大眼睛。


晚上鬼龙红郎来接飒马回家时发现他随身带着的那把剑不见了。
“是送给朋友了!”
飒马开心的朝另一个小朋友挥了挥手。
“所以妈妈,再给我做一把吧!”


☆★☆★☆★☆★☆★☆★☆★☆★☆★☆★☆★☆★☆★☆★☆★☆★☆★


番外二。无敌流星队的日常


“正义?何谓正义?正义的标准是由谁来制定的?是神吗?还是你单纯的一厢情愿?”
“是啊,对你来说,你是正义,所以我才是邪恶。”
“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真正的正义。”
“就连我家卖不掉的茄子也不肯吃一口,居然还有脸说自己是正义的使者。”
“红色流星,我看错你了!从此以后我们不再是伙伴!”


“cut!”


“哦高峯今天很有干劲啊!不错不错,今后也像这样继续努力吧!”
绿色流星高峯翠今天也在忍受着同僚火一般的爱和热情。
“好想死……为什么我非得念这么羞耻的台词不可啊……”
高峯翠摘下面罩,瘫坐在椅子上。
“而且为什么我会为了茄子变成反派啊……这样的剧情小孩子看了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孩子们一定会感受到的!茄子的可怕之处!”
“……我是不会吐槽的。还有,今天深海前辈是要过来的吧,还没到吗?”
“kira☆”
“噢噢奏汰你来了啊!咦为什么你浑身都湿透了?会感冒的哦?”
“嗯…遇到了一点『麻烦』。”
深海奏汰脱下滴着水的外套。
“今天的拍摄已经结束了吗?已经不需要蓝色流星出场了吗?”
奏汰的眼中泛出一丝悲伤。
“说什么呢,我们可都在等着你啊!”
守泽千秋圈住深海奏汰湿漉漉的脑袋。
“知道你同时兼职特摄演员和幼儿园老师很辛苦,但是呢,只有我们五个人聚齐才是流星战队。我是不会抛下任何一个人的!”
“……我刚刚可是已经被你划去反派那边了啊!”

评论

热度(120)

  1. DENO正直避难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