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NO

周一~周五持续掉线中~~_(:3 」∠)_

【leo司】糖【車】

Mikan_米糠:

※新手車注意/大概是媚藥梗/手機排版抱歉qq


  『謝謝大家的支持!我們下次再見!』


  演出完畢的Knights的五個人到演唱會後台休息。  


  月永雷歐端詳著一顆包裝精美的糖,那是方才從某個粉絲那邊拿到的。


  被贈送禮物是稀鬆平常的事,不過通常應該是五人份的,而這顆糖似乎只有他一個人收到。


  到底是什麼特別的糖果只給他呢?嗚哇,無法停止妄想!inspiration正在湧現⋯⋯!


  自顧自的進入自我妄想小宇宙後,月永雷歐想了想,還是吃了它實在些。


  放入口,其實也不過是顆普通口味的糖,硬要說有什麼不同,大概就是吞入口後有一點灼熱感。


  或許是演出後喉嚨有點小沙啞才會有這種感覺吧,月永雷歐絲毫不把身體異狀當一回事。


  「Leader!該回旅館了哦!」


  聽到自家末子喊話,月永雷歐趕緊收收行李,把糖果包裝隨意塞進包包中便離開休息室。


  因為後天還有一場演出的緣故,五個人選擇分成兩房住在旅館,互相照顧。


  坐上接駁車,不知道是一瞬間的溫差抑或是身體過於疲憊,月永雷歐感覺整個人開始莫名發燙了起來、視線也開始變得模糊。


  「我今天跟leader同房呢!終於不會被瀬名前輩盯了⋯⋯」


  「かさくん你說什麼我都聽到了哦?」


  沒有餘力理會他人,彷彿完全失去元氣一般,月永雷歐變得像一副空殼似的,就連到目的地也是朱櫻司把自己拉下車。


  「王さま身體不舒服的話要說啊,不要自己硬撐。」瀨名泉在進入房間前還特地叮囑了一番,雖然對方完全沒能聽進去。


  這次住的是和式房間,沒有床,朱櫻司才剛拉開拉門,另一個人就如泥似的倒上榻榻米。


  「スオ你先洗澡去吧、讓我休息一下⋯⋯」月永雷歐蜷曲在地上,有氣無力的吐出幾個字。雖然朱櫻司很擔心,但既然leader都這麼說了自己也不方便多問。


  「Leader如果需要我去找隔壁房的其他三位前輩的話隨時都要tell me喔。」自家末子在進入浴室前留下一句話。


  月永雷歐恍惚中點點頭,下意識吐出一個回應。


  我只想要你。


  「⋯⋯!?!」


  幸好朱櫻司已經關上門沒有聽見,月永雷歐一瞬間神都被嚇回來了,等等他在說什麼啊!這可是完全沒經過大腦的超危險發言啊!


  平復了呼吸,雖然身體仍然不明發燙但至少腦袋是清醒了些,月永雷歐滿臉窘破。


  短路的神經被重新啟動,不明白的事全都指向一個答案。


  那顆糖八成被摻藥了。


  可惡,月永雷歐你這個笨蛋吃什麼來路不明的糖果你看看現在的自己陷入什麼窘境。


  總之不能造成小末子的困擾,還是先避一避要緊⋯⋯不對,他們現在旅宿外頭而且還同房,是要怎麼避。


  「啊啊啊該死!」隨便抓起棉被把自己綑起,只要不要太接觸到人就好了吧,等等藥大概就會退了。月永雷歐自我安慰著。


  然而媚藥的藥效彷彿在沒有宣洩之前就無法退去,難以呼吸的窒息感、過高的體溫、昏沉的頭腦,更不妙的是愈漸腫脹的下身。聽到朱櫻司步出浴室的聲音時,月永雷歐暗叫不好。


  「Leader⋯⋯?」看著自家隊長塞在一團被子裡,朱櫻司滿臉疑惑。


  「您從剛剛結束演出後就好weird,」他蹲下身子靠近對方,「真的沒有哪裡不舒服嗎?」


  感受到另一個人的氣味,月永雷歐立刻翻過身迴避,悶悶的說了聲自己很好沒事的。


  偏偏自己的小騎士很固執,沒得到自己想聽的答案死都不放棄。


  朱櫻司伸手硬是要把那團棉被轉面向自己,他微皺眉頭說道:「Leader總是獨自忍受疼痛,您明明就還有我這個騎士可以依靠的。」


  「儘管司在前輩們眼裡永遠是個不成熟的孩子,但是」


  「我喜歡leader」


  「所以偶爾也讓我為您做點什麼吧,我的王。」


  言語是有魔力的,月永雷歐現在深深感觸到了。小騎士的話穿過身體射入心的最深處,暖暖的、甜甜的。 


  可是在現在的情況之下讓他無能答覆自己的心情,朱櫻司說的這串話更是致命的催情劑。


  「對不起スオ⋯⋯我現在真的不能⋯⋯」


  話都講不清,月永雷歐真的好痛苦。


  「Leader!」


  突然被用力的從被子中抓起,月永雷歐終於正視到對方。


  紫羅蘭色的雙眸狠狠的瞪著自己,好看的臉蛋也因為生氣而皺了起來,尚未吹乾的紅色髮絲滴下水滴於對方穿著的浴衣上。


  真的很喜歡這個人的一切。


  很想要得到他。


  「スオ⋯⋯我⋯⋯」


  「請讓司來。」


  剛鼓起勇氣開口就被打斷,月永雷歐愣愣的看著對方。他真的知道自己要說什麼要求嗎?


  「等等スオ⋯⋯你這樣子說,後果變成怎麼樣我可不能保證哦⋯⋯?」


  很努力的保持意識,不被情慾給衝昏頭。什麼時候自己的小騎士變得這麼勇敢了他都不知道。



*


  「以後千萬要監控王さま收到的禮物,還有不要再讓他跟かさくん同房了太危險。」  這是瀨名泉徹夜難眠後,隔天早上對同房另外兩人說的話。


--end--


------------------


初次開車了///


歡迎太太們鞭策TOTTT

评论

热度(132)

  1. DENOMikan_米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