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NO

周一~周五持续掉线中~~_(:3 」∠)_

[涉友]冠夫姓

鍋邊小素素:


戶政事務所的小姐頭有點痛,站在面前的這對夫夫正吵得不可開交,兩人都是各執一詞,互不相讓。


「不行!冠夫姓什麼的太奇怪了!我才不要變成日日樹友也!」看來十分平凡的青年雙手抱胸,那比常人要粗的眉毛十分戲劇性地皺成一團,「一想到我爸說出『我們家女婿』這種話渾身的寒毛都要豎起來了!絕對不接受!」


不,其實可以不冠或是互相冠夫姓的,然而她只開口發了個音就被另外一位以奇高的分貝打斷。「哦呀——友也君意外地在這種地方很執著呢♪」似乎是對情人的固執感到有趣,右邊那位俊美得雌雄莫辨的男士笑彎了眼,既無奈又寵溺地嘆口氣,「『好吧那就照你的意思吧⋯⋯』什麼的,很可惜!」溫和的語調一轉,那人直接踩上了戶政事務所的椅子,張開雙手大喊,「在這方面就算是你的日日樹涉,也不全是使命必達的唷——☆」


「快下來!這樣戶政小姐會很困擾的!」該說是習慣還是反射神經意外的好呢?戶政小姐困惑地看著男子用松鼠般靈巧卻意外強硬的動作把興致高漲的男人從椅子上拽下來,而後非常具有社會常識地向四周關注過來的人彎腰賠禮。
雖然開放同性婚姻之後常常會有夫夫來登記,但這一對還真是有趣,簡直像搞笑藝人一樣呢。


這麼一想忍不住笑了出來,而後似乎是被長髮的那位注意到了,他對自己綻開一抹微笑,「呼呼呼——能夠為你帶來驚喜是我的榮幸,我是你的日日樹涉⋯⋯☆」說著從代辦櫃檯的玻璃外頭伸出手,一個彈指就變出了朵玫瑰。

「阿,謝謝⋯⋯噫呀——!」紅著臉收下玫瑰,戶政小姐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對方的手直接穿過了玻璃牆,紅潤的臉霎時給嚇白了,接著高分貝的尖叫響徹戶政事務所。

友也疲倦地探口氣,趁騷動還沒擴大之前連忙拉著日日樹離開了事故現場。

「真是的!要登記就好好處理,不要給我多惹出事端啊!這下得要去別間戶政事務所了,得趁我們被列為拒絕往來戶之前趕快把手續辦好才行⋯⋯我來查查附近還有哪一間⋯⋯」

相較於友也的焦慮,日日樹卻是怡然自得地把玩起頭髮,語調裡的愉悅藏也藏不住。「哼哼哼——沒想到友也想和我結婚的意願如此強烈⋯⋯♪啊啊,這就是友也的愛!你的日日樹涉深深感受到了唷☆」

「⋯⋯不需要這時候表白。然後請不要學對旁邊的烏鴉擠眉弄眼,路上的行人都在看了喔。」無力地扒了扒臉,友也強硬地拉著涉前往下一個戶政事務所——經過多年的精神耗弱之後,現在的真白友也已經脫胎換骨,能夠冷靜處理日日樹帶來的「驚喜」,可喜可賀。

嗯?友也這次比以往都執著呢。


日日樹眨眨眼,看著兩人交握的雙手,嘴角的笑意又深了點。哼哼——真是的,如此誠實的反應,等一下可要以驚喜回禮才行♪

於是乎兩人拉拉扯扯,(日日樹單方面地)蹦蹦跳跳又來到下一間戶政事務所,待得雙雙在辦結婚登記的位置上坐下之後,日日樹轉過真白友也的身子,露出一個誠摯無比的微笑。

「友也,為了回報你執著的心意⋯⋯」似是仍有些羞赧,他清了清喉嚨,露出帶點狡黠、燦爛得叫人暈眩的笑容。「我來冠夫姓吧?呼呼呼——我是你的真白涉,聽起來意外地讓人激動呢⋯⋯♪」

「不行!絕對不行!」


沒想到友也的反應比他想像中更大,他像隻被嚇壞的小松鼠整個人都跳了起來,雙頰紅成一片,彷彿都可以看見背後的尾巴「蓬」地豎成一團。


「什、什麼真白涉!這樣我媽豈不是要叫你媳婦⋯⋯哇啊!不行那個畫面太可怕了我無法想像,不對,根本就不應該想像!」用力搖了搖頭,光是想到那個可能就叫自己背脊一陣發涼,太可怕了太可怕了,這件事情絕對要阻止!

好笑地看著緊張起來還是如初見那般驚慌失措的友也,日日樹眼裡的笑意更燦爛,「友也,還沒準備好的話可以慢慢來的。」

「欸⋯⋯誒?」日日樹忽然平靜下來的語調叫他一愣,而後才發現那雙紫藤色的眼睛裡映照的全是自己。然而裡頭的人像是把「慌亂」給寫在了臉上,躁動不已。

「既不叫婿又不讓叫媳,友也,你想要怎麼做呢?」游刃有餘的微笑,他拉過友也的手,輕輕摩挲無名指上的戒指。「擔心、害怕未知是人之常情,而擁有常情的你在害怕嗎?婚姻從來不是永恆,或者說,沒有什麼是永恆的呢⋯⋯」


「如果真的這麼緊張,也可以不用冠夫姓的。」友也猛地抬頭,卻只看到涉低垂的眉眼。睫毛輕顫,十幾年的歲月似乎沒有從他臉上留下痕跡,這人一如當初在舞台上那般令他驚艷,直到現在,他依然是螢幕裡燦亮得叫人眩暈的明星。

然而他現在坐在自己身邊,兩人帶著同款的婚戒,他低眉順眼,柔軟地出聲安慰。

忽然那些稱呼的尷尬通通都不重要了,友也咽了口唾沫,從戶政小姐那裡拿過結婚證書,大刀闊斧地簽下了自己的名字,而後一把遞給涉。


「說什麼永恆不永恆的⋯⋯」雙頰紅通通,見對方還愣著沒有簽字,心裡的羞恥感悄悄升高,他連忙趁自己還沒縮起來之前將證書整張塞進日日樹手裡。


「那種事情哪有功夫想!簽字就對了!」


「不、不過就是冠夫姓,有什麼困難的!日日樹友也聽起來也不是太奇怪,就這樣決定好了!」連回應的時間都不給,緊張兮兮的友也盯著日日樹在那張證書上簽名,筆尾一收就抽起了文件,直接地給戶政小姐。「麻煩幫我們辦理!」


直到新的身分證被拿在手中,看著配偶欄寫上日日樹涉的名字,真白友也才後知後覺地意會過來。連忙抬頭,果不其然日日樹涉正風情萬種地倚在車門邊,滿臉計畫得逞的笑容。「呼呼呼——日日樹友也這名字聽起來真是悅耳,充滿了愛呢⋯⋯♪」

——究竟是要為自己傻傻的被騙默哀,還是要為這傢伙從來沒改的愛作弄自己生氣呢?他又抹了把臉,覺得身心無比疲倦。然而,嘴角那抹笑卻是怎麼都收不住。

終於,終於。

從第一次見你在舞台上閃耀如星,我終於和你,站在了一起。

或許如此平凡的我能夠擁有燦若星辰的你,就是這普通的人生中,最不凡的奇蹟。

评论

热度(58)

  1. DENO鍋邊小素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