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NO

周一~周五持续掉线中~~_(:3 」∠)_

【涉友涉】纸飞机一

临周:

*机甲架空,私设众多
*不怎么科学,经不起考究


黑暗中的星海蒙着迷幻的光泽,每个星体身后都是深不见底的黑暗。


亿万双手就在这样的暗海星河中向上伸出,伸出,把肌肉纤维拉成细长的形状,几乎要将双手伸断,五指张开,张开,恨不得将五指张成会飞的翅膀,去够到那渺不可及的希望,希望如纤细蛛丝一般,飘荡,飘荡,在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中闪着朦胧美丽的光。


——为什么已经黑暗至此,却还是有人伸出手去,去够那高高飘渺的希望,奋不顾身?


——为什么已经绝望至此,却还是有人奋起挣扎,去够那细细飘荡的蛛丝,倾尽所有?


机甲的轰鸣声清灵而声势浩大地从广阔的天空中直冲而下,以蓝天做幕布,白色的喷气染料在机甲尾翼划过之后留下白色的墨痕,忽地扩散开来,铺开一条雪白的航道,与此同时,两架机甲分别从两边的教学楼上极速飞出冲向对方。


坐在下面的学生发出了惊呼,生怕两架机甲就这么按照这样杀气腾腾的架势两两相撞。


可是两架机甲就在要相撞的一瞬间突然双双反向转弯,距离不超过五十厘米,它们的轨道转过一个圆滑优美的弧,尾翼喷出气态白色染料,随着机甲的前行将天空画上图案,从下面看正好是一只大鸟张开了铺天盖地的翅膀,正于蓝天之上自在飞翔。


随着图案的出现,一声枪声打响,掌声与学生的呼声一起,宣告着联盟机甲学院入学典礼的正式开始。


“下面请高三年级优秀学生代表真白友也上台演讲,大家掌声欢迎!“


真白友也站在人群里仿佛被打了一巴掌,心里吐槽着:“这不符合逻辑!为什么要叫我!还有我什么时候变成了见鬼的‘优秀学生代表‘?!我从来没听说过!最重要的是!明明之前发言的都是新生代表啊!?为什么变成了三年级?!上次看的典礼都是新生发言的!“


真白友也的磨蹭让主持人再次宣告了一遍,真白友也听得清清楚楚,说的是:“请优秀学生代表真白友也上台发言!“


哦不!!!!!!


真白友也抱头痛哭。


他还没有演讲稿!!


怎么会这样!!!


事已至此,真白友也不得不咽口唾沫,抱着英勇就义的心情空手上了讲台。


主持人微笑着把话筒交给了真白友也,而真白友也正处于一魂出窍二魂升天的状态,就差表情变成朋克呐喊了,而差点变成朋克呐喊的真白友也手里捏着一只细细的麦克风,看到台下一片黑压压的人头,简直要如浪潮吞没了他,很多人的视线都盯住了他,里面各种各样的情绪都有,简直精彩极了。


真白友也感觉有点手软。腿软。但是不能在这种时候掉链子。


他努力地试想着面前是一堆萝卜黄瓜,企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并不管用,于是他放弃了。


他握着话筒,看着台下的众学生们,装模作样地试了试嗓音,庆幸地发现没有破音什么的,于是他放飞自我地开口了:“大家好,我叫真白友也。“


“如你们所见,你们经历了三年的努力后,成功地考上了这所联盟机甲学院。在此祝贺你们,又进入了人生的一个新的阶段,并且提出肯定及表扬,你们都很优秀。“


“但是考验是不会有止境的,在这里,你们将迎接新一轮的挑战,跨上更高的台阶。“


“有的人会说,联盟机甲学院是一个好学校,因为从这里出去的人十有八九都混得非常好,但是实际上,学校并不能保证些什么,他不能保证你以后都会像日日树上将那样年纪轻轻就当上空军总司令,也不能保证你以后都能像日日树上将那样可以开着机甲到处跑。它给你们提供了一个学习环境,但不给你们提供享乐捷径。“


“当然,环境是很重要的,就目前来说,联盟机甲学院汇集了全联盟顶尖的科研教授及武装骨干,作为全联盟唯一一个政府确立的官方铁杆军校,如介绍所说,内部优秀学生可以获得私人武装机甲。作为你们实现目标的跳板还是非常不错的。“


“但是个人更加重要。“


“你可以拥有私人武装机甲,也可以在军队里获得一个不错的职业,但是请记住,学院只给你们提供环境,不提供捷径,要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还得靠自己去争取。“


“学院给你们的道路就摆在这里,关键看你们抬不抬脚,迈不迈步。“


“这是机甲学院,不是普通高中。“


“最后。“


真白友也拿着麦克风有点腼腆地勾了勾嘴角,看着全校新生感觉自己啰嗦过头,全篇都是在不带脑子地说一些陈词滥调说烂了的废话,还说得不好,于是更加放飞自我地作出了总结。


“好好读书,按时睡觉,然后变得温柔,继续可爱。“


老教授站在人群里,前面的话还听得马马虎虎,听到最后一句立马炸了,拉过旁边的班主任气呼呼地看着真白友也说:“你看看!那个日日树都把我的学生教成了什么样子!这、这能是在开学典礼上说的话吗!太不正式!“


旁边的老师立马充当和事老和缓着脸色对他说:“别开生面嘛教授,学生听老掉牙的发言也听腻了,偶尔也需要学长来喂点鸡汤安慰心灵啊。我觉得说得还可以,就是内容和形式随意了点,太长也不好,后面不是还有节目吗,把学生搞烦了就不叫典礼叫精神摧残了啊。“


“你这是要气走我!“老教授吹胡子瞪眼。


教授怂了怂肩,看来他不适合做和事老,比较适合当催化剂。


真白友也下了讲台长吁一口气,站在人群中神游太空。


他、他刚才的表现还可以吗?总感觉发言实在太过普通,毫无出彩之处……根本连历届新生代表的水平都达不到啊……虽然说是即兴演讲也许要求不那么高,但果然还是好挫败……啊……好在自己长得普通应该不会被记住的吧,呜呜呜好丢人发表了乱七八糟的演讲!


真白友也开始深刻地剖析自己刚才的演讲,实在剖不出个所以然来,站在旁边的人是紫之创,他用胳膊捅了捅真白友也,压低声音说:“友也君,你刚才表现不错哦,要是我的话,刚上去就会紧张得不知道手往哪里放呢。“


“什么不错啊,只是普通水平而已……连历届的一半都不到啊。“真白友也微微偏着头,也压低声音说着。


“友也君……你的发言意外地短小啊,是演讲稿上写的吗?“


“什么演讲稿……说到这个我就来火,根本没有提前通知我一声就叫我上去演讲,哪里会有演讲稿?全部都是我自己瞎着眼睛蒙的!腿都软了你知道吗!“


“啊哈哈……这还真是凶险啊。“


真白友也压着嗓子问道:“上次入学典礼是新生发言对吗?“


“是啊。“


“那这次为什么换成了三年级?“


“你忘了吗?“紫之创掩着嘴,“上次日日树前辈也是作为三年级优秀学生代表上台来发言的。“
……这个见鬼的优秀学生代表到底是个什么标配?


……随机抽取吗?


……就像中奖号码那样?


大概是真白友也脸上的表情太过丰富,丰富得紫之创不忍直视,他好心提醒道:“友也君,想一下你和日日树上将有什么共同之处……“


不不不!他不想象!


真白友也抗拒着,简直要把头摇成一个拨浪鼓:“不不不我和他怎么会有共同之处!!!他有的我全都没有!!!不可能的!不存在的!“而一边抗拒着,他们的共同之处就突然跳进了真白友也的脑海里。


共同之处……好像还真的有。


在开学典礼开幕式时,他驾驶着他的机甲从教学楼纵身而下,对面是已经毕业的日日树,作为毕业生返校来为新生们表演一场空中特技。


如果硬要说共同之处的话,那……大概……指的是他们都拥有自己的私人机甲?


难道优秀学生代表的评判标准是这个吗?


三年前,真白友也初三。


他看着桌上的志愿填报表皱起了眉头,笔在指尖上来回转动。一片空白的白纸上面是一个大大的标题:“你的梦想是什么?“


——当然是变得不那么普通!


——从小到大,他一直是个普通得毫无特点的人,仿佛一扔进人群就再也找不见踪影,邻居说他普通,家人说他普通,朋友也说他普通。


但是,普通的凡人也想变得不那么普通一点儿。


为此他总是在挣扎,在努力,在奋斗。但是无论如何努力,他似乎都无法跳出普通这个框架,一直都如困鼠一般被关在原处,似乎他所处的空间是一个扭曲的莫比乌斯环,无论如何努力,他都将回到原点。


“快看,是机甲!“


兴奋的人流伴着高呼冲开了真白友也沉思的世界,班上的同学都涌向窗边,教室突然被人流分成两个极端的空间,从中间隔开,一边是只有真白友也一个人坐着的真空教室,另一边是挤满了学生分子的密集空间,真白友也看着那些学生,仿佛感觉教室都因为那架机甲的引力发生了倾斜。


褐色的眼睛撤回目光看向桌面,普通的铅笔写下志愿。


——你想去的学校?


——联盟机甲学院。
在复习考试的间隙,真白友也上了天台,吭哧吭哧地吃了一份蛋包饭,看着没有云的湛蓝天空,伸出手去,想要触摸那片天幕,眼神放空,感受着夏季微风的吹拂。


联盟机甲学院其实考起来难度很大。因为在考试中并没有真正的机甲来让应试生挥霍,为了保证智慧结晶能够被最大限度地利用,学院在招生标准上就明确地提出了:“要求入学新生掌握扎实的基础操作知识及完备的机甲理论体系。“


也就是说,明明是个教武力的军校,却要求学生去当理论派的大师。


嘛,也对,毕竟不懂机甲运行原理的话也没办法开机甲吧。


对于普通的真白友也来说,难上加难,难如登天。原来仅仅只是要变得不那么普通,就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他看着自己盖在蓝天上的双手。那双手很普通,右手中指上面一个薄茧——长时间的写字的成果。


他不禁产生了一丝退却之心。面对着那如高山巍然不动的困难。他太普通了。却在当时鬼迷心窍,报了联盟机甲学院。


但是那所学院仿佛就是一个未开花结果的小小的梦想一般,有着无限的可能性,而他握着梦想的种子,是一个向前奔跑的寻光人,期待着到了联盟机甲学院这么个好地方,给这颗种子浇水施肥,再用学院的阳光浇灌它,让它长大,长大,开花,然后结果。


那会是个什么样子的果实呢?


是否会带有苦涩的甘甜?是否会是清新的模样?但这些他惶恐得想都不敢想,他只能紧紧地抓住现在,抓住分秒,因为他比谁都知道,这条寻梦的路,也许只有他一个人在走。


像是一条没有退路的路,而他退无可退,只有前行、前行。


普通的少年躺在天台的地上,白衬衫在摆动,他看见自己的手极力伸出,张开,五指间是那蔚蓝的天,巴不得将天空抓在手里,迷茫的焦灼席卷了他,某种困兽将要冲破心笼择人而嗜,突然,他视野里的五指间出现了一架银白的机甲。动作流畅,飞行自如,总之就是看起来非常帅,像是每个小男孩小时候崇拜的什么机甲超人一样。


距离很远,他只能看见机甲银白的反光,突然那架机甲稍稍下降了一点,让真白友也看清了它流线的线条及华美的花纹。


然后那个机甲脸朝真白友也的方向卖萌似的歪了歪头,对他比了个大拇指。


……这是什么意思?


在真白友也一头雾水的目光里,那个机甲飞向了远方的天际。


真白友也看着天空怀疑自己在做梦。机甲居然会对自己比大拇指……不知道是不是什么流氓姿势之类的……应该不会吧。不过他那傻缺二逼的姿势居然被看到了!好羞耻啊!一个中三少年因为思考人生而伸出手去尝试发出真气什么的!蠢爆了!


他现在只想给当初无意识伸出手去的自己一巴掌:叫你手贱!叫你装逼!这下你的蠢样子都被人家机甲学院的看到了!你满意了吗!


然后那股莫名的焦灼就随着这个没头没尾的插曲突然消失掉了,不过真白友也有时会有点在意那个对他比大拇指的银色机甲,没忍住就问了班上同学:“你们上次有没有看见过一个银色的机甲啊?“


“哪个?“南云铁虎嚼着红豆面包,据说有个他很崇拜的学长在里面就读,对这方面了解比较多,也打算考联盟机甲学院。


“就是……“真白友也红着脸比划着,“银色的,流线型,飞得很快,很华丽的那种。“


“哦!“南云铁虎明白了,“就是经常在城市上空飞行的那个!“


“就是就是,我上次还近距离看到过一次!超级威风的!要是我什么时候也能开机甲就好了!“一个男同学附和道。


真白友也吐槽道:“但是机甲也能在城市上空飞行……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总感觉有点不妙啊。而且,似乎在天上飞的只有一架机甲?我没有看到过其他形态的机甲……还是说所有的机甲都长一个样?“


南云铁虎摆摆手说:“友也君你想太多啦,考上机甲学院不就知道了吗?“


真白友也无奈地笑着:“是啊……能不能考上都不知道呢,的确是想太多了,还是好好复习吧。“


一年后。


真白友也拿着入取通知书,忐忑地走到报名处。


“请出示ID。“机械的电子音提示。


真白友也刷了ID。


“嘀——身份扫描,身份已核实,现在请闭上眼睛,系统将为你进行二十秒的精神力扫描。“


精神力扫描?这什么鬼?


他闭上眼睛,蓝光扫过他的头部,大约二十秒后他听到了机械提示:“精神力扫描完毕,相关数据已发送到您的个人终端,注意查收核实,请往正前方二十米处招生事务所办理您的手续,下一个。“


真白友也一脸懵逼地向前走着,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招生事务所一个老师座在座位上转着笔头,运笔如飞:“名字?“


他乖巧道:“真白友也。“


“唔……测评结果说你的精神力是B+,普普通通。还有什么特技吗,别紧张,随便说说,比较特别的特长都可以说出来。“


……还要特技?


“呃……比较受动物亲近?“真白友也不确定地挠了挠头,看着提问老师越来越奇怪的目光,回答的声音越来越小,“这大概不算什么特技……吧。“


真白友也在今天经历了一波三折,终于成功入学,不得不感叹联盟机甲学院实在是个不普通的地方,回到分到的宿舍后累的半死,简直就地变成一条死狗,把行李往床上一扔,就睡得人事不知。


第二天一早,所有新生鱼贯而出,被召集到广场参加开学典礼。


真白友也很幸运地发现好友南云铁虎和紫之创都考上了机甲学院,他们在广场上坐成一排,突然真白友也手上碰到了什么轻如纸屑的东西,他低头一看,是一片玫瑰花瓣。


嗯?礼花?


变化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原本的花瓣就像是融化了一般,露出了里面彩色的纸带。


“IT‘S SHOW TIME!“一个清朗的声音带着英气在上空回响,银色机甲穿云而出,真白友也看清了那架机甲,瞳孔倒映着那片银白微微放大。


那是一柄利剑,是一个庞然大物,它裹挟着气团,卷走了层云,在天空画出沟壑,银色的流光在机身上闪烁,那是冰冷魔魅的反光,流线型的线条是优雅的绝笔,它无声无息,如同幽灵,气团导弹从两旁飞出,在空中喷出气浪,以天空为背景,如同一只翱翔的雄鹰。


机甲在空中画出雄鹰图案后并没有就此满足,它仿佛化成了雄鹰,从高空朝学生们俯冲而下,学生们纷纷尖叫出声,银色机甲显出嗜人的血意,在低空掠过距离学生有十来米的时候突然转了一个弯,是一个向上开口的抛物线,在行至抛物线最底端至上升的这段航程里抛洒出玫瑰花瓣。


地上的学生冷汗还没有擦干净,就迎接了来自白银机甲的玫瑰洗礼,玫瑰花瓣飘落在空中逐渐变成了彩色的礼花,机甲主人好听的声音在上空回荡:“Amazing!惊险刺激~“


真白友也站在被惊呆的人群之中,刘海被气浪掀乱,他尚未平复心跳却已看向天空,褐色的瞳孔里一只银色的雄鹰正张开了翅膀,云雾组成的羽翼几乎遮住了半边的湛蓝天空。心里仿佛有什么在鼓噪,像将要喷薄而出的泉水越来越满,越来越响,化成火焰在他眼里燃烧。


……果然!他来到这里是对的!


他仿佛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抓住了希望的一点点小小的尾巴。


于是他顺着这根小小的尾巴,在毕业典礼之后迫不及待地找到了高年级的学长,壮着胆子问起了有关那个机甲主人的信息。


“你想问他?“那个学生挑了挑眉露出了看好戏的表情,“他可是全校出了名的怪人,天天开着机甲到处跑。没想到刚入学典礼就能骗到你这样的小迷弟。“


“骗?“


“啊,是啊。“那个学生摆摆手,“我跟他打过一架,就是校园比赛那会儿,手挺狠的。你跟他打,多半得被玩残,没几个敢惹他的。“


最后那个学生还好心提醒他:“在三年B班,左转最后一间教室就是了,平时没事别去那里,那里是学院三大奇人的老巢。“


真白友也浑浑噩噩地回了宿舍,感觉有点幻灭。


怎么跟说好的不一样啊?!说好的拜绝世高人为师然后逆袭成为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的呢?!怎么绝世高人在还没拜师之前就成了大魔王呢!


他只觉得前途一片黑暗。


那他进这家学院到底是为了啥啊!?


第二天,觉得前途一片黑暗的真白友也抱着英勇就义的心情,走到了三年B班的教室门前。


然后他有了拔腿就跑的冲动。


然而他在那一瞬间想起那架银色机甲对他比的大拇指,他想跑的腿又停下了。


他大概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因为对方给他比个大拇指就傻乎乎相信对方的蠢蛋,真白友也想。


就在这愣神的功夫,里面银发的男生转过头来,绝佳的目力看见一个少年:红色的领带,茶褐色的头发,粗粗的眉毛,眼神像小动物一样……最重要的是,对方正欲言又止得看着自己,好像十分焦急。


小眼神看得日日树恨不得将人马上领回家。


日日树涉一下子就来了兴致,不顾同桌的阻拦翻过面前的桌椅跳上了窗口,校服翻飞:“Amazing!可爱的小男孩,你在找我吗~?“


……他冲过来了?!从窗户上?!


真白友也吓了一跳,身子微微往后倾,他结巴着:“啊,是、是!我,我是!“他抓狂地发现自己的舌头卷成了一卷麻花,怎么都撸不直,只能万分憋屈地在对方面前滑稽地唱着蹩脚的rap,简直欲哭无泪。


日日树很好心地替他接过了话头:“你是童话王国里的小王子~来找我有什么事~“


对方像歌剧一样逗小朋友的语调使真白友也无语万分,他终于撸直了舌头:“我、我想请你训练我,让我变得不那么普通!“


全场鸦雀无声。


日日树惊呆了,奇人们惊呆了,大家都惊呆了。


但惊呆过后,实在是让人笑不出来。日日树极力地想要找出笑点,但不知道是这句话的问题太多笑不过来,还是实在是天真得过于普通而不太好笑,日日树估计这孩子是被开学典礼惊讶到了才会来找他。


——好吧,就让你撞得头破血流,然后自己知难而退吧。


日日树这样想着,于是他答应了。


这下真白友也惊呆了,奇人们惊呆了,大家惊呆了:这是什么神展开?日日树是出了名的心狠手黑,经历了各种收小弟风波后小弟都被捉弄走了,嘴上不说不收人但实际上不正是在这么干吗?今天吹得什么妖风?


三B其他人齐齐看向西斜的日暮:今天太阳从西边升起了吗?


日日树在暮光下银丝被镀上金光,他勾起嘴角,笑得意味不明:“那么,从明天开始训练~“


第二天日日树就兴冲冲地来到了真白友也所说的一A教室,笑眯眯地把人领到小操场去,然后全程用精神力狂殴一顿,没有费半点力气。


而真白友也从信心满满到累成死狗也不用多久,他终于明白了那见鬼的精神力是拿来做什么用的,明明自己身体有在反抗,明明对方根本没有动手,他却感觉自己被各种看不见的东西暴揍了一顿,在又一次被精神力凝成的棍棒掀翻之后,他趴在地上问出了自己没有空隙问出的问题:“你……你做了什么?“


日日树笑了:“精神力凝结而已,看过科幻电影没有?就是那种精神力凝成实体什么的。“


……好科幻啊!


“你一定是骗我的!“真白友也瞪着日日树。


“嘛~有没有呢~这得看友也君自己的判断哦。毕竟我说的话可是真假参半的哦~Amazing~“日日树笑嘻嘻地回复着。


真白友也握紧了拳头。


“……再来。“低低的声音从真白友也的喉咙里泄出。


日日树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友也君?“真白友也站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灰,眼眸沉沉:“我说再来。“


嚯!


日日树提起了嘴角,又赏了一记精神实体,这种单方面的打击实在是太过无趣,但是他致力于速战速决,赶紧把这孩子打怕了好脱身,可是这次却被躲开了。


……躲开了?!!!!


这次是日日树感到不可置信了,精神实体是少数人领会的精神力核心内容,有的人的精神力和资质能够开机甲,却不能够凝实体,而且一般的入学新生在没有掌握扎实精神力知识的情况下,对精神力的了解太过浅显导致面对上级压制的时候会出现避无可避的绝对弱势。


事情开始有趣起来了。


“友也君,你的成绩单上显示你的理论知识水平是B+,“日日树笑着再次赏了一记实体,这次是八面包抄的冰雹状,“勉勉强强过及格线的你是如何躲开刚才那一击的?“


于是真白友也没有像上次那样的运气,再次被打趴下。


“……再来。“


日日树简直要被这孩子弄得掉发,他真怕自己会把真白友也打废。


“别再来了我的小祖宗,你怎么这么固执?“日日树在夜风中无奈地看着真白友也,“你饿了没?不好好吃饭没办法继续成长的哦?“


“那是我的梦想,“真白友也的刘海遮住了眼睛,看不清表情,他没头没尾地说着,脏兮兮的、沾着尘和土的手臂胡乱地抹着脸,不知道是不是日日树的错觉,他似乎看到了手臂在擦过眼睛时粘上了湿痕,含混的嗓音模糊地呓语着:“我做梦都想要变得不那么普通!我家里人说我普通,朋友也说我普通,但我……就是想变得不那么普通……一点点就好……“


真白友也感觉很难。想要不普通,真的太难了。


在日日树的攻击之下他深刻地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弱小。正如日日树之前说的一般,“普通得可怜“。


表现出众的日日树的光辉事迹才不到一天就传遍了全班,毕竟开着银机甲撒下玫瑰花是一件多么拉风的事情,于是真白友也知道了,他面前的这个把他揍得无力还手的人,有一个非常了不起的称号:“联盟天才“。


天啊他居然找到这样一个人来训练他。该说是福气吗?可是对方却把他揍得毫无还手之力,简称溃不成军。日日树击垮的不仅是他自身,还有他的信心,他不禁深刻地怀疑,自己真的有能力把真白友也带出“普通“这个怪圈吗?


前路顿时一片黑暗。


他也知道了面前的“联盟天才“是个校霸极的人物,跟自己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对不起,说了奇怪的话,请你忘了吧。“真白友也感觉很丢脸,开学第二天就在别人面前哭得稀里哗啦。


日日树以为真白友也终于打算放弃,而真白友也带着鼻音,吭哧吭哧地补了一句:“明、明天也请更加严厉地教导我。“


日日树这下是真的惊呆了。


“下次我就不会这么哭了,抱歉让你看了笑话。“


“Amazing友也君!没想到弱小的兔子也有坚毅的一面!“


他把真白友也扛起来,向着医务室跑去:“今天的训练到此为止!让我们为你的泪水欢呼,共同奔向爱的天堂吧!“


“喂你在说什么!!会被当成疯子的!什么爱的天堂这种话你都不害臊的吗?!还有放我下来!!“真白友也完全忘了上一秒对方是怎么狂殴他的,只觉得对方病得不轻,然后他被放到了床上,日日树一边把毛巾弄湿擦着真白友也脏兮兮的脸一边说:“哦小兔子弄得全身都是灰了!身上也有擦伤,让你的日日树涉帮你清理干净!“


“这都是谁害的,你还好意思说……“真白友也眯着眼睛让日日树擦干净了半边脸,总感觉自己是什么接受清洁的动物,而且刚刚相遇对方就为自己擦脸包扎什么的这种举动实在是太过熟稔,他靠着常识终于发觉到不对劲,“还有小兔子什么的,你在叫谁?!这称呼好肉麻……“


“我自己包扎就行了!“


“哦呀友也君真是任性呢!不听话的孩子哟Amazing~真的要自己弄吗~?“日日树说话间双手飞快,还打上了一个蝴蝶结,“已经是食堂收工的时间了哟!这个时间去是没有饭吃的!友也君真狡猾呀,想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我吗~“


“才没有!“真白友也怒瞪着日日树:“我自己也吃不上饭好吧!?“


于是日日树将真白友也领进了一栋洋楼。


“……不是说学生禁止在校内投资建房的吗。“真白友也抽着嘴角。


“Amazing~这是学校给特优生提供的宿舍~“日日树的笑容带着小炫耀。


而当真白友也看到日日树厨房里一应俱全的厨具及食材后,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吐槽了:“这……这就是你所说的没有饭吃吗。“


“呀呀被你发现了,“日日树转了个圈,将真白友也带到洗手间门前,“洗洗手准备吃饭友也君,我去准备一下餐具~“


“……准备吃饭?!什么时候?!“


“嘛,之前中午做好的,总之这不重要,快去洗手吧Amazing~“







评论

热度(21)

  1. DENO临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