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NO

周一~周五持续掉线中~~_(:3 」∠)_

【敬英】不能惯孩子

啪叽酱:

                【敬英】不能惯孩子
                                      文/天祥院啪叽
※一个非常有病的脑洞,桃李是英智儿子的私设,
※ooc属于我,幸福属于敬英


        “弓弦,我恨。”姬宫桃李边捧着跟花瓶差不多大的巨型玻璃杯喝可乐消愁,边不停嘴地向伏见弓弦抱怨,“爸爸是觉得我们三个一起生活不幸福吗,为什么要和那个眼镜结婚?”
        伏见弓弦从厨房出来优雅地转了一个圈拿走了姬宫桃李饮料杯,“少爷您不要以公谋私借着这个机会喝碳酸饮料,您现在还在长身体,碳酸饮料会使钙质流失。” 
        “还有,”伏见弓弦给他换上杯甜牛奶,“不要叫那位大人眼镜,虽然他和老爷还没有正式举办婚礼,但是在法律关系上来讲,他已经是您的继母了。”
        “拒绝后妈!”姬宫桃李愤怒地把脚上穿的毛绒小兔子拖鞋踢了出去,“我要去和爸爸谈谈!”
        “老爷跟莲巳大人去主宅见老夫人了,傍晚才能回来。少爷不要着急,我们边做数学题边等老爷回家。”
        "呜呜最讨厌弓弦和爸爸了!"


        “啊切!”天祥院英智突然打了个喷嚏。
        “没事吧?”坐在他旁边的莲巳敬人很自然地把手附在他额头上,“温度还算正常,不过最近是流感高发期,回去给你煮点汤药喝。”
        天祥院夫人默不作声地看了一眼两人,然后将眼镜摘下把文件搁在一边,“那你们就先回去吧,我这里还有不少工作没做完。婚礼宴请名单最好明天发给我。”
        “好的,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晚上就可以给您。”天祥院英智一如往常笑眯眯的。
        回家的路上。
        “很久没见我母亲了吧?”
        “上次见她还是在你和姬宫小姐的婚礼上。”莲巳敬人垂下视线去摆弄安全带。
        “敬人吃醋?”天祥院英智歪头看他。
        "别开玩笑了,"莲巳敬人推了一下眼镜,“专心开车。”
        “好。”天祥院英智笃定他吃醋了一样美滋滋地笑了笑,这笑容让莲巳敬人微妙地有点不爽。
        两个人是青梅竹马,高中时期短暂地交往过,但是因为当时年轻气盛和一些外界原因选择了分手。之后的几年莲巳敬人一直在不停提升学历,天祥院英智则在大学毕业后选择继承家业并和姬宫家的女儿联姻。
        只是好景不长,姬宫小姐生下桃李不久之后就找到了自己的命中注定,夫妻俩和平离婚,姬宫小姐净身出户,带到天祥院家的嫁妆——姬宫家母公司的股份也全部留下,唯一的要求是桃李随姬宫家的姓氏,天祥院英智应允。
        “后来莲巳大人和老爷破镜重圆重修旧好,现在就变成了少爷的继母。”伏见弓弦的扒一扒时间结束。
        “我不是讨厌眼镜,”姬宫桃李瘪瘪嘴,“无论是谁嫁给爸爸我都不喜欢,只有我陪着爸爸难道不够吗?”
        “好了,故事讲完了,少爷继续做作业吧。”伏见弓弦揉了揉姬宫桃李的头发。
        “不要摸我的头,会长不高的!”
        “眼镜·······我是说莲巳叔叔,他是做什么的?”
        “是位牙医,”伏见弓弦笑得有些幸灾乐祸,“少爷您的牙齿健康有保障了。”
        “我讨厌牙医!”姬宫桃李很不满,因为不让他吃过多甜品、过量饮用碳酸饮料都是来自牙医的建议。
        “多一个人来监督少爷,我很高兴哦。”
        “呜呜爸爸什么时候才会把弓弦辞退呢,明明弓弦对我一点也不好······”
        “马上就要到家了,敬人会觉得紧张吗?”天祥院英智把车停在别墅门口,把车钥匙交给了泊车的佣人,“没关系的,桃李虽然有些调皮但是是个很好很好的孩子。”


        “他和你小时候真像,有点可爱。”吃过晚饭,莲巳敬人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忍不住感叹。
        正在给天祥院英智倒着红茶的伏见弓弦松了一口气。
        整顿饭姬宫桃李都用极其仇视的目光看着莲巳敬人,牛排切得像杀人。莲巳敬人无论是在什么心情下说出可爱这两个字都很了不起。
        “那孩子简直和我小时候一模一样。”天祥院英智啜了一口红茶。
        “让人忍不住去溺爱他啊。”
        伏见弓弦有种不好的预感,并且很快就灵验了。
        “诶?少爷长了蛀牙,怎么回事?明明最近糖果巧克力和甜食控制得很好啊······”
        “弓弦我牙好痛······呜呜······”姬宫桃李捂着左脸大声哼唧。
         “少爷是不是偷吃了糖果?”
         “是眼镜给我的呜呜呜······”
         “莲巳大人给您的?”伏见弓弦想象不出莲巳敬人这么严于律己的人口袋里居然有糖果。
         “嗯······弓弦我牙好痛我再也不吃了呜呜呜呜······”
         伏见弓弦很严肃地去找莲巳敬人谈话。
         “抱歉,我会注意的。”
         天祥院英智得到消息的速度总是特别快。
         “没想到敬人居然会在口袋里放巧克力,”天祥院英智打趣他,“既然小桃李得了蛀牙,那以后敬人口袋里的巧克力就归我了。”
        莲巳敬人没说话,从口袋里掏出一块被金色锡箔纸包裹的星星形状的巧克力。
        “这个巧克力味道有点熟悉。”天祥院英智含在嘴里闭上眼睛努力回想了起来。
        两个人第一次在天祥院家的后花园见面时,这个大病初愈的小少爷穿着病号服下巴瘦的像个锥子。莲巳敬人从口袋里掏出被自家佣人装在口袋里的巧克力递给天祥院英智。
        “给我的吗?谢谢。”天祥院英智接过来吃了一块。年幼的莲巳敬人记得当时风吹过庭院,蔷薇花在风中摇曳,天祥院英智整个人沐浴在午后的阳光里,像个从天堂来的小天使。
        莲巳敬人假装推了一下眼镜以掩饰自己上扬的嘴角。


        两个月后。
        莲巳敬人下班回到家,看见天祥院英智和姬宫桃李都捂着自己的左脸一大一小排排坐在沙发上。
        “敬人,我牙好痛。”
        “眼镜······莲巳叔叔,我牙好痛。”
        “以后谁都不准吃巧克力了。”
                      end


         

评论

热度(55)

  1. DENO天祥院啪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