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NO

周一~周五持续掉线中~~_(:3 」∠)_

[英杏] [车] 抓住你了

伊双快子:

百fo点文,怪盗英x特工杏,有真车慎入


总觉得怪盗paro写着写着就玛丽苏杰克苏总之苏了起来……可能因为我是怪盗基德的小迷妹吧x


英杏属于原作,ooc属于我,求各位小天使谨慎避雷


英杏真好,吹爆他们。




以下正文↓↓↓










夜半的钟声敲响了十二下,伴随着一声玻璃的脆响,一道纯白的身影从漆黑的展览厅中一掠而过。


报警器似乎响得有些太晚了,他微笑着站在天台,对着月光端详着手中刚盗来的D色钻石。警车刺耳地尖叫着从四面八方呼啸而至,原本仔细端详着钻石的少年垂眸望去,正从警车里向外钻的警察渺小得如同一脚就能踩死的蝼蚁。


「怪盗Eichi!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我们在空中也布置了警力……」


即使是经过扩音器放大的声音在夜风的稀释下也所剩无几,几束明显加强过的手电光从楼下直直地照上来,显得少年的一袭白衣和淡金色的头发在围绕周身的黑暗中耀眼无比。


结束了,现在他只要踏上栏杆,他便能再次华丽又优雅地用纯白的披风撕裂夜空,在那些蝼蚁们气急败坏的叫喊声中留下令他们望尘莫及的背影。


少年露出志在必得的微笑,但他并没有马上离开,已经踏上栏杆的白色皮鞋刻意地顿了顿,像是在等待着谁。


「吱嘎——」


安全通道的门被打开,背对着门口的少年扬起唇角,似乎是微妙地开心了起来。


「你迟到了呢,特工小姐♪」




————————




半年前,深夜两点,伦敦街。


白色的少年紧张地四下打量着闪进了一条窄巷,靠在墙上仔细地屏息聆听着。刻意放轻的脚步声很快由远及近,对方想必也正机警地到处寻找着他的身影。


他朝巷子尽头瞟了一眼,昏暗的夜色里,他不确定那边是否能够通行。从博物馆一直到伦敦街,这名小个子特工追了他整整两个小时,身手灵活,反应机敏,显然不是好对付的角色,更糟的是长距离的追逐战消耗了他大半的体力,感觉到胸口一阵气闷,他当机立断地决定在这条巷子速战速决。


对方在距离巷口还有几步路的位置停下了,在死一般寂静的深夜里,连最微弱的呼吸都被放大了数十倍,谁先暴露位置谁就失了先机,这是双方都知道的事实。


正在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候,夜风卷起一片干枯的落叶,正好划过少年的皮鞋,发出「咯」的一声轻响。


少年暗叫不好,连忙向旁边一闪,只见一个纤细的黑影动作利落地窜进窄巷,抬腿就是一个飞踢,直冲他下颏袭来,慌忙中少年抬手一挡,还没等看清自己把什么打飞了出去,就结结实实地撞在了身后的墙上。


这一下磕得不轻,再加上对方已经趁此机会擒住了他的咽喉,他只觉得胸闷的症状愈发严重了起来。


「咳、咳咳……」他吃痛地闭上双眼缓了缓,再睁眼却看到一双圆睁的杏眼正紧盯着他,原本藏在贝雷帽里的一头长发此刻顺从地披在肩上,俨然是十六七岁的少女模样。


竟然是个女孩子?少年不由自主多打量了几眼,少女的眼睛在黑暗里闪着明亮的光,恍惚间让他觉得迄今为止得手的任何宝石都黯然失色。


人类大都乐于欣赏美好的事物,坦白说,如果不是这女孩正制着他的命门,他当真要以为今晚是一场月光下的美丽邂逅了。


「特工小姐还请手下留情,」少年不紧不慢地露出一个笑容「我可是个病人。」


一句话里还断续地夹杂着几声轻咳,少女轻轻地皱了皱眉,想到自己还扼着他的咽喉,不禁松了松手上的力道。


「带病还坚持工作,真该给怪盗先生颁发劳模奖章啊。」


「哪里哪里。」少年突然一个发力,反手抓住少女擒在自己领子上的手一转身,手肘压住对方的肩膀,两腿也巧妙地绊住对方,将下盘失衡的少女死死地抵在了墙上。


他看着少女露出愤愤不平的可爱表情微笑道「特工小姐才是,力气这么小的话恐怕连我这个病人都抓不到哦?」


「是吗?」少女展颜一笑,腿上倏然使力,竟然借着少年压制她的力道找回了平衡,右脚在墙上一踏,左膝带着风朝少年腹部袭去。少年一惊,忙松了手向斜后方跨了一步才算是堪堪躲过。


恢复自由身的少女稳稳落地,活动了一下刚刚脱离禁锢的手腕,下意识地朝腰间的手枪摸去,却摸了个空。


「看来特工小姐丢了很重要的东西呢。」


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少女抬起头朝巷子深处看去,只见少年正举着她的枪,枪口黑洞洞地对着她。


「你什么时候……」少女气急,却又不敢轻举妄动,两人的距离相当近,对方只要轻轻动一下手指就能干脆利落地要了她的命。


「这样的小家伙,却有着如此巨大的威慑力呢,下次我也考虑带一把好了。」少年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着,枪口却极具压迫力地又向下压了压「那么,特工小姐,请你举起双手站到墙边去。」


少女咬着牙照他的话做了,只见少年用另一只手从西服内袋里掏出一把形状奇特的手枪,飞速朝她扣动了扳机。


少女下意识地闭紧了眼睛,有东西朝自己的手臂飞了过来,却感觉不到疼痛,不是子弹。


睁开眼,看到自己的手腕和脚腕都被皮带和射钉牢牢地固定在了墙上。


「如果还有下次的话,我可不希望特工小姐带着这么危险的玩具和我捉迷藏,那样的话我可能会吃亏的。」


少年玩味地朝她走了过来,边走边麻利地卸掉了她手枪里的子弹。


「当然了,我是怪盗,所以究竟是谁吃亏也说不准。」


这几句话倒是说得流利无比,丝毫看不出生病的迹象,少女探究地眯了眯双眼「你骗我?」


「怎么会呢?」少年把玩了几下手里的枪,才把它重新插回少女的腰间「好了,物归原主。」


刚刚借着月色朦胧,他看到枪柄上的编号——02A-003,那是国家特工学院2A组排行第三名的象征。


真是精英啊,特工小姐。


少年翻起少女的衣领,果然在底下找到了通讯器,他接通讯号,用带着笑意的声音说道「这位特工小姐在伦敦街,恐怕需要你们派人来接她回去。」


「你是谁?你把杏怎么了?喂?」


对面听起来是和杏同期的预备役,情绪有点激动地大喊大叫着,少年微微皱眉,掐断了通讯。


「你的同伴还真吵啊。」


说罢,他捡起掉在一旁地上的贝雷帽掸了掸灰,重新扣在了少女的头上。


月光照在他遮住大半张脸的面具上,顺着弧度优美的下颚形成一条明媚的亮线。


「不过杏是个好听的名字。那么,今天我就先告辞了,杏小姐。」


「下一次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少女朝他的背影喊道。


「特工小姐还真是会说大话呢,」已经登上墙头的少年回过头来无奈地笑道「不过,我很期待。」




————————




「怪盗Eichi!再重复一遍,你已经被包围了!再重复一遍……」


围在美术馆楼下的警察们仍旧做着徒劳的努力,当那个熟悉的洁白身影从美术馆天台一跃而下时,他们也只来得及胡乱地朝空中浪费子弹。


等到他们气急败坏地登上天台时,那里早已空无一人。


「这、这是!警官!!!」


一位警员眼尖地发现角落里的亮光,本以为是Eichi犯案的证据,却没成想是一颗鸽子蛋大的钻石,旁边还附着一张字条。


「真正想要的宝石,我已经带走了。」




————————




后续内容评论区链接自取,实在发不上来……感觉发了一个世纪,心态崩了。


爱你们。

评论

热度(68)

  1. DENO伊双快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