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NO

周一~周五持续掉线中~~_(:3 」∠)_

关于《天国より野蛮》详情和自我解读内容

冷巷:

这是雨森之前新出的刊物,关于追忆4.0时期的一些妄想和故事内容作为本本内容的核心。


其中包含抹布(微量)和泉单箭头要素。


后续内容为个人见解,会引起一定的争议。我也主要以原作为核心分析台词的来由,刊物台词翻译也会有一定的错误,望指出。


首先依旧是惯例的大概内容,车部分会以相对隐晦地方式省略,除英leo以外的cp(?)和抹布的内容我会酌情跳过。


事情起因于弓道部事件,leo因负伤严重被送去了医院治疗,在那时候首次于英智会面。(出自本子开始和晶爹原文)


英智与leo共处的这段时间,两人关系日益变好,一起聊天下棋或者谈论其他事情也是再日常不过的事情。期间当然也发生了各种可能因冲动而发生的事情,正好在那时候英智提到了关于学校环境的问题,leo似乎对此事持反对意见。


两人持续了一段时间的无交流状态,知道事因自己而起,作为朋友因为自己的无礼而道歉。


其实关于学校的事情,最清楚不过的不正是因此而受伤的leo自己么。


之后的某一晚上,leo谎称自己因为病院太安静,闹钟声音有点吵,然后自己并不想服用药物辅助睡眠为理由来到了房间和英智谈起了关于自己被强x的那段时间自己是怎么觉得的。


并希望英智第二天就把事情忘记了。


之后照旧是之前那种关系持续下来了,也丝毫不介意别人是否有所察觉这种关系。


钢琴是两人享受枯燥住院生活的一种方式,因为房间被隔音处理了所以没人知道两人在病房里干什么。


leo伤势痊愈之后出了院,在那之前英智也表示自己想回学校,leo回应会等他出来。


回到去的leo和泉商量起了关于演唱会的事情,leo也在准备中。(省略单箭头部分的台词和大概)


虽然需要准备的东西非常多,leo也没有忘记定期来医院看望英智,两人还是私底下做着一些并不可被人得知的事情。


英智说起了乐谱的事情,leo表示就拿着吧,反正也是写给他的。英智虽然对没办法被人知道感到有些许惋惜,但是这是leo的意愿,那就这样吧。


站在窗边看着leo和泉离开医院的样子,英智不知道突然想到了什么,撕碎了手里的乐谱。


英智出院后准备执行自己的计划(出自原作)leo的神情让在场的人全部都震惊了。


结束之后leo找到了英智,leo有点忘记英智的组合名字了。英智穿着旧fine的衣服站在leo面前,leo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知道说什么好。那就是自己心中的“天使”啊……对着神自己又能说什么呢……


时间应该是来到了leo回归之后,两人还是如同那时候还在医院的一样关系一直持续到现在。


英智提到了关于leo粉丝们对回来的他的看法,随后表示自己无论如何,对他的评价永远都是〖美丽〗。


那么他们是什么关系呢,是不是人们常说的『爱』呢,leo向刚才被自己耍了一番的『神』问到。
对面的『神』回应,他们之间的关系并非『爱』,那本应该是更美丽的东西,这种关系不过是很野蛮的行为而已。
只有到达地狱,他们才能真正的相爱吧……


以上是本本大概,分镜方面无法展示了。这本建议有条件的同担都去支持一下,真的不要因为路人而放弃了啊!!!其实成分不多(闭嘴)


接下来就是部分段落分析,有过分解读的可能请酌情阅读以下内容。观点仅个人,不属于其他人和原作。


P23~24
leo:以为用那种程度的东西就能污染我的音乐,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leo:我喜欢我的音乐,那是我活着的意义。只要这个声音一直奏响,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好我都能活下去……


leo:你……觉得我很可怜(可爱和可怜在日语里同音)吗?


英智:并不哦。我和你是一样的东西……我喜欢你哦。
英智:你看,即使你的右手现在是这样的状态,我们也相遇了。
leo:……真的?
英智:是真的……请相信我。
leo:……是这样啊。


P25~26


leo:因为喜欢我所以才做这种事啊。
英智:就是这样。


『喜欢』一词,我相信对其他人都说过吧,自己都知道不过是表达自己情感的词语,对于任何朋友和亲人都可以使用的词语谁也不知道表达什么。
或许x爱是不是因为其他原因呢……我不知道。


27~28


leo:你这家伙……真狡猾啊……明知道我的手动不了……真肮脏……
英智:肮脏?……我是肮脏的吗?你明明说过我是“天使”啊……
英智:呐?到底是怎样呢?好好看着我,我肮脏吗?
leo:啊……不。你……很漂亮……


做着本身就是很肮脏的事情,但是没人会说x爱是很肮脏的事情。处于那时候的条件反射,leo说出了那样的话语。当被人提醒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的不好印象被重新回忆了起来,本身自己就不是在享受这种过程。
得到了身体上的愉快,心灵是空虚的一无所获。


47~48


英智:月永君,这份“天使之歌”的乐谱(你)忘在这了吧,我想把这个还给你。
leo:嗯?那个啊。那样就可以了,那首曲子的话。因为那个只会给你啊。
leo:要保密哦~要是让濑名知道我给组合以外的人作曲的话他会生气的!
英智:那还真是我的荣幸……不给其他人听可以吗,明明是这么棒的旋律。
leo:只有我们才知道的曲子什么的……也太奢侈了。无法忍受到外面去的话就会被淹没在种种优劣里(这件事)。


leo:我不想让天使的歌声被那样的的事情污染。


提到了乐谱。


如果像平时一样不过是写给朋友亦或者是因为喜好而产生的东西,我们并不希望他们被其他人用专业的眼光去评价优劣这是人之常情了吧。我们可能并不专业,作品也并不优秀,但是也只是给予友人的一份轻易,作为创作者的leo自然清楚这点。


就让这歌声属于我们之间这是最优的选择没有之一,如果拿出去了只会被其他人用其他的有色眼镜看待这个作品。


53~54


英智:是fine(意语)哦,月永君。是你的话应该知道的吧?重复D.C.(Da Capo)之后的“终末”的信号啊。


英智:模仿天使,做了白色的衣服。怎么了,吓到了吗?你有说过的,说我是天使。
leo:……嗯,看上去就像是真的天使一样。……告死天使……和想象中的你真像啊。
英智:虽然是天使,但是比起恶魔杀了更多的人的天使啊。
leo:是这样……


leo:是这样啊,嗯,我终于注意到了……其实一直都……是你把我给污染了啊


英智:……啊啊,月亮真是漂亮啊。呐,我变得奇怪了呢,那个时候连想象都没能做到……


换上衣服的英智让leo心中的『天使』形象完美的展现了,他就是那个属于自己的告死天使,洁白本身象征纯洁神圣,但是那也不过是人类擅自加上去的主观印象,没人知道本身这种颜色是什么意思,为何会诞生出来。


那样的道理同样印证在英智身上也一样,『天使』真的是好人么……或许他们比恶魔屠杀了更多的人,以其他的方式,英智也说出了这番话。


人与人之间会相互影响,leo在交流之间也逐渐地被影响了,对面的告死天使正在『污染』着自己。这一词并非贬义,也非褒义。含有着一种无奈,但是这是自己情愿的事情罢了。


55~56


英智:……你看,美丽的月亮正看着我们。


英智:月永君,你变得漂亮了呢。
leo:说什么啊,我变成这样是谁的错啊。fans们一边说着“leo君好像变了”“这样就不是knights了”之类的离开了…(大概是这样)
英智:不管(你)遭受了怎样过分的对待,在我眼里德尼一直都那么漂亮,因为我见证了全部。


57~58


英智:不管是你的脆弱,孤独,哀伤,一直都只有我看着……在你站在那野蛮的舞台上的时间里,不管你遭受怎样的伤痛,或是变得面目全非也好,只有我会对你的全部奉上“美丽”的赞美……


英智:希望你能原谅我,我变得不想死了,变得想要和你一起在这个世界活着了。
leo:啊啊,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我的告死天使。


对自己评价只有『美丽』的英智,是否如此『喜欢』着自己。那是自己深信的『神』,而自己是否被他所深信着,作为平凡人的leo自然不知道。
leo已经和他坦诚相待,自己是否也被对方如此似乎也已经不重要了。他们也相互隐瞒着东西,相互留存着只属于自己的秘密。


直到死去,他们都不会原谅对方吧……如果真的相爱或许并没有这种遥远的距离感?


英智并非『神』,单纯是个人类。生老病死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leo对自己的信任像绳子一样舒服了自己那本身已经不多的时间和生命,贪婪的他还希望拥有更多时间。


这就是人的本心……


两人同为束缚与被束缚者而已。


59~60


英智:痛……
leo:哇哈哈哈!真好啊,这样就彼此彼此了吧。


leo:呐,天使大人。因为我不是很清楚,所以请你告诉吧。受到互相伤害,然后做爱,再互相伤害,我和你这样的(关系)就是这个世界所说的“爱”吗?


英智:……不时地,月永君,这样的(关系)并不是恋爱。恋爱时更美好,更为珍贵的东西。这样野蛮的行为,绝不是我们之间的恋情啊。


英智:Hasta la vista*,Baby。如果在地狱再次相见,到那时(我们)再相爱吧。


*Hasta la vista:西班牙语里的再见。


61


“皇帝”!


最终,leo也只是借以『天使』代称来询问那个自己信任的人。『神』的定义究竟是什么并没有人质疑过,只是一种寄托心灵的地方。


每一次x爱就如同伤害,那确实是单纯的伤痛,并未能从中获得什么难道不是么……心灵的空虚就是那就是最好的证明。当他们离开这种冲动造成的伤害,谁都害怕对方任何一个行为会导致这种伤害的剧变,从肉体到精神上的不断伤害。(这里个人感觉最具代表就是撕乐谱一事)


英智因为那样而希望死去,但是又无法放下leo那份可能就是虚假的信任。


多么野蛮无理的行为,但是这就是他们的关系,不温柔而不美丽。王与王或许就是这样吧,本来就不应该如此这样只会扭曲这份感情。纯粹而美好的关系,只活在梦里吧……


听到对方的本心,也终于为对方脱掉了『神』的外衣。



63~65

英智:……这首歌很棒吧?(这是)月永君为了我作的,“天使之歌”哦。

英智:虽然很后悔把乐谱撕掉丢掉了,但是没有忘掉,因为(它)太美了。我的脑袋里除了这首歌已经没有别的东西了,这是只属于我的东西,我不会让给任何人的…我会带着它到坟墓里去的,要帮我保密哦?

英智:因为太害羞了没能说出来……这样野蛮的东西,就是这个“我”的恋爱啊。


前面,英智只是因为一时的冲动撕掉了乐谱,但是当leo借以『神』身份询问自己他们之前是否为『爱』的时候,英智后悔了自己当时做了那个行为。毕竟这种只会精神上和肉体上相互伤害的两人,谈何『爱』,如此野蛮无理的行为正正就是英智自己的那不被认同的『爱』。


自己也是如此无力而已。
英智也会被这些不理智而做出冲动的事情,自己并没有leo心中如此神圣的地位。



终于写完了,我继续吐血去了。不合格的英leop兼雨学家的解读(。)


追忆4.0的感想基本混合在了这次解读里,就不另外说了。我去天堂了(GG)

评论

热度(49)

  1. DENO冷巷 转载了此文字